世鶴金闕。

他人谁解情丝意,地罗天网转念间。

很久以前的一个脑洞x

(!小学生文笔注意
(ooc我的人物官爹的👌
(大概算作文风
ok吗?


我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剑,妖异的红色沾染上了绿色的枝叶。视野变得逐渐模糊起来,在迅速解决完在场的最后一个敌人之后,我果断的提起了我的双剑拔腿就跑。自由丛林里的怪物早在激战的时候就跑的无影无踪,此时此刻我正近乎残废一般,拄着我的剑一步一步往前走着。
希望不要遇到敌人才好。我正这么想着,突然从天空传来一阵雷响,我有些心累。完了。
眼前突然出现的人正扛着他那把大锤子,头高傲地仰着,用紫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我。我有些发愣,他的眼睛总是能让我想起小时候和师傅一起看见的万里无云的夜空,上面有着怎么数都数不清的星星。我正陶醉在回忆里,随即就被对方的一句话又拉回了现实。
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骑士先生吗?”
他的声音很好听,宛如大提琴所发出的低沉的声音。不过欣赏归欣赏,这家伙可是无恶不作的海盗。
我马上撑起身子,摆出了做好战斗准备的姿势,警告地看着对方。因为之前的战斗我受了些伤,在看清人的一瞬间我咽下了本要喷出的一口血,用带着些沙哑的嗓音开了口。
“恶党你来这里想做什么?落井下石吗?”
“哦哦!要打架吗!”
海盗团里的大个子出了声,骤然提高的声调表明了他很期待这件事的发生。我有些警惕的往后退了退,余光瞥着来时的路,思考着逃跑的路线。如果只是一个人还好,要是海盗团四人一起上的话....获胜的几率有点悬。
不过很快我的担忧就被消除了。雷狮,也就是海盗团的老大,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,他只是看了一眼我的小动作,就转身离去,打着哈欠招呼着海盗团的其他三个人。
“走了。”
我保持着战斗的姿势僵在原地,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。风吹在我的脸上,刮得脸上的伤口有些疼,血腥味萦绕在口腔。还是先找个地方收拾收拾伤口吧骑士先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卡米尔解决完面前的人后,看了一眼不远处还沉浸在战斗中的两人,拉了拉自己红色的围巾,想了想,还是开口问道。
“大哥,刚刚明明是铲除大赛第五的好机会,为什么不....”
雷狮抬手示意中断了卡米尔的发言,他几乎是不用思考地就回答出了这个问题。暗紫色的眸子里倒映着绿叶,不见了平日的寒气,和在一起竟然还有些好看。
“因为他是安迷修。”
他说着,顺手撸了一把墨蓝色的发丝,像是散步一般悠闲地穿过了尸山,走到了一个人面前,傲慢的眼神巡视着对方。然后他举起了手中的雷神之锤,用狂妄的语气说着。
“死吧,弱者。”
是的,因为他是安迷修。曾经有人在论坛上yy过他们俩的事,他们是如此的相似却是踏上了两条不同的路,他们生性相同,他们本应如此。而雷狮只看了一眼便关上了,第二日便没有了这东西的存在。这个帖子搞得雷狮也有些迷茫了,他只是一看见安迷修就有点...恍若飞蛾扑向火光的那一刹那,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。
第一次正式见面时,安迷修曾说过“总有一天,我会将你们讨伐殆尽!”
在一片雷鸣中,雷狮笑得张狂,眼前的人早已被电成黑炭,他用舌尖舔了舔干枯的唇。
“好,很好,我等待着那一天,安迷修。”


好的我知道我很辣鸡求轻喷👌

评论

热度(11)